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听书 - 快穿宿主她又美又甜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快穿宿主她又美又甜》第683章 真千金是满级大佬(43) 1/1
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

楚妩:“挺好。”

这话回得冷淡生疏,实在叫人不知道怎么答才好。

简夫人好不容易低下身来跟楚妩示好,结果却是得到这样的回复,这会脸色已经不好看了。

而简弘林则不愧是一家之主,比简夫人要沉稳得多,闻言笑意不减:

“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,不过在外面过得再好,也要经常回家里看看,毕竟都是一家人,我和你妈知道你这些年受苦了,把你找回来,也是想你过更好的生活。”

非常直白的示好了。

楚妩也配合的表现出恃宠而骄的小姑娘模样,“是吗?我以为妹妹那幅样子,是不想我回来呢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简弘林仍在朗笑,回头朝简安安施了个眼神,“安安有那么说过吗?”

突然被叫到自己的名字,简安安整颗心都提了起来。

她像以往无数次那样,下意识想往简博征的怀里躲,但这次,两个男人都有所图谋,简博征并没有像往日那般拥护她。

顿时,简安安一颗心拔凉拔凉的。

她也知道楚妩如今对这个家的重要性,但见对方占据了自己的位置,心里仍控制不住去妒、去恨……

简安安只能不停安慰自己。

等着吧。

等把楚妩的价值全部榨干了,爸爸妈妈还有大哥就会再次抛弃她,而简家的大小姐永远只有一位。

是她!

也只能是她!

简弘林的目光已经是在催促了,而这边简安安做了好一番心理建设,僵硬的挤出一个白莲的笑。

“姐姐你误会了,我自然很高兴你能回来,这本来就是你的家啊!”

知道一切的简明昊轻嗤一声,却得到了自己父母和大哥的白眼,少年梗着脖子把头转到一边,不看,也不再做声了。

楚妩倒没有揪着不放,似笑非笑睨了简安安一眼,便轻轻放过了这茬。

暗地里,简安安掐紧指尖,恨不能将她直接撕碎!

简弘林非常自然的再一次接过话多,“对了,小妩最近钱缺不缺啊?不够的话直接跟爸爸说。”

楚楚妩敏锐的感觉到了称呼的变化。

——小妩。

是不经意的套近乎吗?

之前都是叫她的全名“楚妩”,她姓楚,而他们都姓简,以姓氏展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呵。

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那这个时候……这家人果然是贪婪的,血脉淡薄,唯利是图。

然而不等楚妩说话,简弘林又自问自答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“瞧我,先前小昊和安安跟我说了,你在外面开了个什么美容院,最近手里应该是不缺钱的,是爸爸忽视了……”

“嗯,小昊借了我钱。”楚妩先一步打断简父的滔滔不绝。

这还是第一次,对方称自己为“小昊”,这种家人似的称呼……简明昊听了,耳根又是红红。

楚妩并没有发现这个细节,她一双眼睛注视着简弘林,深邃得能纳入整条银河,“你们要帮着要回去吗?”

“这说的什么话?!”一直表现的慈祥温和的简弘林动怒了,像是因为楚妩对家人过分的生疏而气愤,“给你的东西就是你的,都是一家人,不区分这个!”

“是吗?”

楚妩勾了勾唇角,望着对方的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,她轻轻朝后方简夫人那边一瞥,“但我怎么记得,夫人叫我原封不动的将钱换回来呢?”

“你妈那是说笑的,咱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?”简弘林均不动声色的圆了过去,知道自己的妻子情绪掩饰不是很好,便索性接过话头,直接不让对方说。

很快,他又把话题扯了回来,不给楚妩多质疑的机会,“小妩,你那美容院开得怎么样,要是缺钱的话,爸爸再给你投一点?”

“还有你招的那些员工都靠不靠谱,爸爸公司里有非常好用的管理人才,你需要的话也可以给你送过去……”

简弘林笑得一脸温和,仿佛真跟个慈父一样,“爸爸的公司大,缺一两个人没事,照样运转,但这是我们小妩人生中第一次创业,必须办得漂漂亮亮的。”

“你哥哥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没想着自己白手起家做事业,爸爸为你骄傲!”

来了——

终于说到重点了!

楚妩心想。

以这种方式,先往她的店里注资,再塞人,一点点将里面工作的人手全部换成他,那自己的整个美容院便在对方的掌控之下。

他可以肆意妄为,先是接触他的客户,开展私下的交易,再是偷成品更甚至偷方子……等时机成熟,再将她一脚踢开。

谋划得真好啊!

从进入这间屋子起,简弘林一步步的布置陷阱,就为了亲眼看着亲生女儿踏入!

楚妩没有立马回她,她扫过屋内这一个个的脸。

稳如老狗流:简弘林的关切,简博征的平静;

表情管理差一点的:简夫人的贪婪,简安安的仇视,简明昊的担心……

真是一屋子,道尽了人生百态。

片刻后。

楚妩笑了笑:“好啊。”

【宿主,他们图谋不轨,你怎么就同意了呢!】雪团子都要急哭了,【他们明显是想将你的店据为己有!!】

简弘林听到她的答复也愣了一下。

他本身也是有些紧张和不确定的,他知道楚妩这些年在外面的经历,想要用亲情来束缚她,但对方毕竟都能一手建立美容院,那一定也是有点本事的。

不好骗。

没想到那么容易就同意了……

他倒没觉得是骗局,毕竟楚妩一个十七岁未成年还是乡下来的小姑娘,再有心计还能玩得过在商场叱咤几十年的他?

看来不过是运气好一点拿到了那神奇的方子罢了。

简家父子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个目的达成的眼神,楚妩看在眼里,却故作不知,还故意问道。

“那你们什么时候把人送我店里去?刚好最近客户多,有点忙不过来……”

简弘林想了想,回问了一句:“你看什么时候比较合适?”

“就明天吧,越快越好!”

简弘林一思忖。

“好,那就明天!爸爸保证把公司里最得力的人给你送过来!”

楚妩唇角弯出一点点奇异的笑:“谢谢爸爸。”

这也是她被找回后第一次称呼简父为“爸爸。”

做戏做全套,简弘林虽然都在谋算楚妩的美容院,但还是分出了一点心思做面子工程的,闻言做出感动之色。

“回来那么久,你终于肯叫我一声爸了……”

说着,他还想去拍拍楚妩的肩膀,以示作为父亲的关怀,楚妩先一步避开了,简弘林也不尴尬,又连道了几声的“好好好”。

“以后就是一家人,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难关一起度过!”

简夫人见目的达成,哪怕努力压制,嘴角仍不自觉往上敲了敲,再看楚妩时,眼眸里透出两三分的讥讽。

到底是乡下丫头,没见过世面,随便哄哄就把生金蛋的鸡给交了出来……

不过也得多谢她那么蠢,想到简家未来能有的地位和风光,想到自己将成为一众太太拥护的对象,简夫人险些都要乐得笑出声。

这时候,她也不介意对这个蠢货好一些!

于是简夫人露出笑容,七分真三分假。

“你们父女站那说了多么久,小妩这还在长身体了,来来来——先过来吃饭,吃完饭再说这些。”

楚妩扫了眼餐桌,上面果然摆了丰盛的大餐,以昂贵的海鲜居多。

只不过……

她如今这具身体海鲜过敏,这些都是吃不得的,他们想着从她这里捞东西,却连那么简单的基本功都懒得做。

真是嘲讽啊。

不过她已经很配合的将这出戏演了下去,目的达成,楚妩直接拒绝:

“不了,我请了补课老师,晚上六点就要开始,对方地址有点偏,已经耽搁好一会了,现在过去刚好能赶上,饭就不吃了。”

“对了,为了方便我以后补课,我这段时间都住外面,高三学习压力大,我希望明年能考个好一点的大学……店里的事情就要麻烦爸爸帮我多看着点了。”

最后一句才是重点。

简家这些人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,少一个楚妩,他们还吃得更自在些呢,既然她已经将最值钱的东西交出,他们也不“勉强”。

“好好学习。”简弘林鼓励道,“不过也不要有太大压力,反正爸爸有钱,将来出国或是上国内的名牌大学都可以,大不了就是捐一栋楼嘛~”

楚妩笑笑,离开了简家。

她前脚刚走,后脚这些人脸上的面具尽数扯下。

简弘林严肃道:“博征,你来我的书房一趟。”又朝简夫人吩咐,“晚饭我和博征就不吃了,过会让下人送上来。”

简安安心底憋着气:“我不舒服,我回房间休息了。”

简夫人则已经开始畅想未来在姐妹面前昂首挺胸的阔太太模样了,她只扫了简明昊一眼,“我现在要出门,你一个人吃吧。”

偌大的客厅顿时就空了下来,连空气都是冷的。

最后被简明昊看了看空空的大厅,再看看不远处餐厅那边还摆着的丰盛晚餐,想起父亲刚才对楚妩说的每一句……

他不是没有提醒过楚妩不要答应,但都被她不动声色的以眼神制止了。

父亲和兄长在谋划什么,他稍稍知道一点;楚妩又想怎么做,他好像微微也能猜到那么一点……

现在,最终的结局已完全不受他控制了。

而他幻想的温暖大家庭,终究也仅存在于他的想象,是贪念,是妄想。

简明昊看了一眼屋内,终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他骑着机车一路在无人的公路狂飙,风声猎猎,略过他的耳边。

少年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变成一只雄鹰。

——自由自在的盘旋在天空,而非被这条条框框的家里伦理所束缚。

-

送楚妩离开的也是简家的司机。

楚妩并没有让对方将她送到自己住的酒店,找了一处人流量较多的广场便直接下车了。

司机也不多问。

不愧是什么样的人家,养什么样的下人啊。

楚妩一边走进商场,一边拿出手机戳戳,雪团子的声音还孜孜不倦在她耳边徘徊:

【宿主!我是很认真的跟你在说话!】

【你就这么把美容院交给简弘林的人,他很快就会把里面掏空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这段时间还什么都没有布置呢,你现在根本玩不过他的……】

【宿主,你快想想办法啊!】

【要不然就回绝吧,现在还来得及!再不然就明天那些简家的那些人送过来,你不要理直接给赶出去……】

楚妩直接略过系统的絮叨,拨了下腕间的毛绒绒,打开微信翻到其中一个黑漆漆的微信头像,打字。

【楚楚:周先生用新药了吗?】

【……】

雪团子彻底崩溃。

【啊啊啊啊——这种时候就不要撩男人了,我们正经一点!】

-

山顶别墅。

周宴深正在监督审问并处置一名叛徒,为了让对方更有压迫感,屋内的灯光并不亮,看得人极有压迫感。

正如楚妩所言,只需要一个礼拜,男人的脸和脖颈的创伤就被治好了,又在美容水的滋养下,新长出的肤色跟旁边的一样,都是雪玉般的白。

容貌恢复后,男人果真如料想中那般俊美,比想象中更甚,可那双眼眸始终深邃沉沉,不见光明。

特别在这种幽暗压抑的环境下,俊美也似阎王修罗,多了几分致命的危险感。

恐惧在夜色里无尽蔓延。

人们根本无暇去关注男人那过人的容貌,便是看到了,也觉得是诡异的,不详的,宛若索命的修罗!

被拘那人四肢已是不完整的,空气泛起浓浓的血腥味,男人恍若未闻,面色不改,拷问官审了许久,见实在敲不开那人的嘴,坐在轮椅里的男人这才抬头,露出一双漆黑的眼,那目光轻飘飘的,恍若在看一件完全没用的废器。

“杀了吧。”

“是!”

很快有人出来,惨叫声响起,血腥味更浓。

自始至终,男人连眼皮都没有掀一下,面前发生的一切,与他而言仿佛吃饭喝水一般寻常。

直到赵行一脸急切的进来,他捧着个手机,面上还有喜色,跟这黑沉的屋子格格不入。

“先生,楚小姐给您发微信了!”

男人抬头。

一时间。

积雪消融,春光乍暖。

上一章 设置 无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